訂閱世界走走

《澤倫斯基:我們如此相信》譯者手記

身為「有求於人」的被侵略國,他成功畫出位於柔軟與諂媚、悲壯與悲慘、徵求與乞討之間的那條界線,替陌生聽眾塑造出有血有肉的烏克蘭民族。

2022年9月15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在基輔演講。(AP)

身為「有求於人」的被侵略國,他成功畫出位於柔軟與諂媚、悲壯與悲慘、徵求與乞討之間的那條界線,替陌生聽眾塑造出有血有肉的烏克蘭民族。

編者按:烏俄戰爭持續逾半年後,烏克蘭軍隊於9月10日從俄羅斯手中收復了哈爾科夫州的戰略市鎮伊久姆(Izium),雙方戰線已逼近俄軍佔領的頓巴斯地區(Donbas)邊界。儘管烏克蘭軍隊取得重大進展,戰情仍然膠著,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也不間斷地親臨前線,持續發表演說激勵國民、向外求援。在這個時刻,譯者王穎芝為走走讀者分析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如何化語言為外交利器,於戰時發揮「軟實力」。

「我們兩國的首都距離8190公里之遙,但是,我們對於生存的渴望有多遠?對於和平的希冀有多遠?在2月24日,我沒有看見任何差距。」

──p.161〈距離其實並不存在:於日本國會演說〉

盛夏來臨前夕,趁著確診隔離的一點空閒,我追完了烏克蘭影集《人民公僕》(Слуга народу)。從那時開始,我對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冒出很多佩服。

我不是折服於媒體上的戰時英雄形象,而是發現有人能將政治理念化為直白到有點稚氣的影像故事,直面困境但不流於犬儒(cynical)或天真(naive)。身為一位傳播工作者及歷史愛好者,無法不被如此練達的內容所吸引。

因此,當我在8月初接到澤倫斯基演講集的緊急譯案,即便職務繁忙還是一口答應承攬。任務完成後更確定想法:無論喜不喜歡他的性格與觀點,澤倫斯基無疑都是傑出的演說家與政治家,他擁有的領導力(leadership)會令很多總統或總裁稱羨。

我負責的5篇講稿中,正巧涵蓋了與烏克蘭關係從近到遠的幾個對象:近乎毫無瓜葛的日本、民族連結頗深的以色列,以及多年來糾纏不清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NATO,簡稱「北約」),足以展現上述的拿捏有度。

我稍微歸納澤倫斯基的幾處強項,相信不光是國際關係研究者,對演說、談判、寫作和團隊領導力等有興趣的人,都能有所收穫。

想看完此篇文章嗎?

出發吧!和我們一起世界走走

加入年度閱讀方案, 每天不到3元

享受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

原價1,999/年 現在只要 899/年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Feb 22, 2022

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左)與亞歷塞維奇。(圖:維基百科、美聯社/世界走走後製)
「烏克蘭早已成為戰爭的發源地」:明鏡週刊對話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烏克蘭南部與羅馬尼亞接壤,烏克蘭北部與白羅斯接壤,你們來自這兩個國家,妳們想到可能的入侵行動時,有什麼感受?」...

Feb 22, 2022

Jun 17, 2022

出生於蘇聯時代羅馬尼亞,在莫斯科就讀電影學院,一生長居烏克蘭的導演穆拉托娃。(Elefante bianco@Wikipedia/CC BY-SA 3.0)
賈選凝:在蘇聯時代的烏克蘭,她用電影拍出絕對的「自由」

《寬廣的世界》(1979)是琪拉.穆拉托娃(Kira Muratova)的第一部彩色電影。現實中的俄烏戰爭已持續超過100天,在這樣的時刻...

Jun 17, 2022

Apr 7, 2022

Quinn Dombrowski將SUCHO網站的主視覺插畫做成印花布,製成一件「SUCHO dress」。(Quinn Dombrowski提供)
3000個網站的備份之戰,她們的另類烏克蘭救援

「我們希望戰爭結束時,伺服器和網站全都恢復正常運作,一切資料完好無損,所有人都沒事。然後我們就能一邊慶幸我們有備份,一邊刪除這些資料...

Apr 7,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