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孫小椒專欄:女性議題如何讓她們成為中國的「反賊」?

女性議題和極端封控措施、事業躺平的流行文化興起、「潤學」橫行並列,都是過去數年中國社會氣氛的重要部分。

2022年12月4日,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外,一名戴著習近平面具的抗議者。(AP)

女性議題和極端封控措施、事業躺平的流行文化興起、「潤學」橫行並列,都是過去數年中國社會氣氛的重要部分。

2022年11月下旬,以一樁發生在新疆烏魯木齊的居民樓火災為導火索,中國境內多個省市出現了民眾街頭集會,抗議長時間嚴苛的防疫政策。儘管從人口比例上看遠遠不算大型,這場在中國一些城市中數百到上千人不等的抗議潮也引發了世界的關注。

外界開始討論,過去數年,面孔日漸被極端民族主義青年所代表的中國民眾,為什麼「突然」發聲;而抗議中出現了各種取態的政治訴求口號,以及在境內抗議兩三日內迅速被官方壓制之後,境外各大城市的中國留學生、青年移民不斷繼續發聲的漣漪,也讓觀察者發問,這些抗議何去何從,會否變成更持續的浪潮。

事實上,這些浪潮並非突然發生。當然,大部分民眾是因為實際的生活困苦而表達不滿,但假如我們要討論那些更引起外界關注的少數「進步」訴求,當中可以聊的其實很多。


和我們一起走走
​《世界走走》致力為妳/你帶來有別傳統視角的國際新聞與觀點,
邀請妳/你加入會員,實質幫助我們呈現不一樣的世間風景。
1元台幣起支持走走

如果對於互聯網的海外簡體中文社群有所觀察,大概能留意到,至少從2020年上半年開始,在疫情剛發生不久,一個年輕留學生背景的海外「反賊」網上社群就在逐漸形成。這個社群從誕生至今,人並不算多,但可以看見清晰的脈絡:隨著李文亮悲劇、「潤學」發展、上海封城等一次次在國內具有影響力的事件,這個社群逐漸發展,建立了一定影響力。

他們明確地以反對獨裁、呼喚民主和自由為主要訴求,活躍於年輕人使用的 Instagram、Reddit 等,有自己的關注議題、視覺風格、語言氣質,明顯區別於早年活躍在 Twitter 簡體中文圈的的老一輩中國民運移民、流亡人士。

在這一兩年間,歐洲各國、北美、澳洲各地大城市的公共空間,也不時看見青年留學生組織的中國相關議題的活動。包括海外六四紀念,聲援豐縣鐵鍊女、與海外香港人一同集會等,乃至呼應後來的北京四通橋事件。他們也關注烏克蘭、伊朗等海外議題,在11月全球的同志遊行中也有簡體中文青年民主派社群的身影。只是這些聲量還未大到引起外界的關注。

因而當白紙抗議在國內國外相互呼應地爆發時,出現較為進取的口號其實並不令人意外。這種聲音一直存在,並且形成自己鮮明的特點。

她們的覺醒和行動

2022年11月29日,聚集在中國駐紐約領事館外的抗議者,可以見到許多女性面孔。(AP)
2022年11月29日,聚集在中國駐紐約領事館外的抗議者,可以見到許多女性面孔。(AP)

其中一大特點就是這個社群鮮明的女權主義色彩。早在今年稍早的一些海外集會影像中,明確看到女性參與者是大多數,有些場合的口號喊聲也明顯地以女聲為主。而這批公民社會的參與者也具有一些女性主義特點:關注的議題上,他們的關注點與女權主義者的關注事件有不少重合,例如鐵鍊女事件、弦子案等中國 MeToo 案件、性少數權益等;集會的發言特色上,以呼籲、共情、分享為主,限制長篇大論的說教。

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最近社群中提出的「如何共建女權和不厭女的集會公共空間」、「在民主運動和抗議活動中,男性能為支持女權主義和性別多元群體做什麼」這類討論,並提出了非常具體的訴求:尊重女性和性別多元群體在公共空間的表達,不默認自己能代表其他人,不使用「X你媽」等攻擊女性和厭女色彩的表達,不詆毀女性形象和女性氣質(例如「竟無一人是男兒」等),不使用居高臨下的語氣對待上述群體等等。

而在這種局面形成之前,背後的脈絡是簡體中文世界的不少年輕女性,經歷了從女權意識萌芽到建立更完整、篤定的政治觀。

在2015年「女權五姐妹」事件、一些女權主義者被捕與流亡之後,中國的女權主義思潮進入了一個泛網絡化、流行化和娛樂化的狀態,一方面其中的政治脈絡被抽離,在反父權的同時,極權政府作為最大的父權化身,在敘述中時常被避而不談,後來更出現了被稱為「極端」或「粉紅」或「下沉」女權的各種流派;另一方面,這種網絡泛化也使得女權的各種概念傳播到生活、娛樂的各方面,只要形成女性社群的地方,幾乎必然能夠形成女性議題的討論。

而在女權思潮儘量去政治化的同時,中國官方卻也更加進取,定性女權主義為「網絡毒瘤」與「境外勢力」。這數年間再度發生了多場  MeToo  案件敗訴,以及中國女性遭遇暴力對待的事件──拉姆案、西安地鐵拖行女性事件、唐山燒烤店毆打女性事件、鐵鍊女事件⋯⋯每一宗都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

這些女性議題,或者在一些人眼中看來屬於「男女對立」的社會討論,實際上,和極端封控措施、事業躺平的流行文化興起、「潤學」橫行並列,都是過去數年中國社會氣氛的重要部分。白紙抗議發生後,很多媒體對中國進步主義青年做採訪,當中有不少受訪者都提到了,自己的政治啓蒙來自於對女權主義的接觸和了解。

也就是說,成為女權主義者,是很多人成為「反賊」的起點。

反賊社群裡的思潮碰撞

在體制內與體制外的父權雙重壓迫之下,女性頻頻成為被權力壓迫的受害者,受害的形式各式各樣;在這樣的遭遇中,青年女性開始重新審視自己身處的境地,逐漸形成獨立的政治觀,乃至於在這樣巨大的運動中,成為重要的行動者。女性主義者在這次運動中的身影如此明顯的原因至少有兩個方面,一來是他們通過女性議題在運動中相互連結,出來表達自己的聲音,二來性別議題的張力在集會現場也依然存在。

2022年11月30日,南韓首爾抗議中國清零政策的集會中,可以見到「拯救鐵鍊女」的標語。(AP)
2022年11月30日,南韓首爾抗議中國清零政策的集會中,可以見到「拯救鐵鍊女」的標語。(AP)

想看完此篇文章嗎?

出發吧!和我們一起世界走走

加入年度閱讀方案, 每天不到3元

享受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

原價1,999/年 現在只要 899/年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Dec 2, 2022

2022年11月27日,北京民眾上街反封控,白紙運動。(AP)
一個普通中國學生的自述:在白紙以前,我們心裡都有一團煙

「我只有這條命,跟一點點勇敢。」《世界走走》為付費訂閱媒體,但因本文牽涉重大公共利益,開放全文公開免費閱讀,邀請妳/...

By 花椒
Dec 2, 2022

Aug 22, 2022

2021年9月14日,央視前女實習生周曉璇(圖左持花束者)訴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一審第二次開庭。當天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原告訴訟請求。(資料照,AP)
弦子訴朱軍案敗訴後,她和她們為中國女權運動留下什麼?

與其說去法院門口,是弦子需要我們,不如說是我們需要弦子。 2022年8月10日,弦子訴朱軍案二審結果出爐,弦子宣告敗訴。...

Aug 2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