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她是台灣婦產科醫師,遠征戰地守護女人與她們的孩子

沒有太遲實現的夢想,「能量累積再久,只要夢想還在,就會爆發出來。」

王伊蕾隨無國界醫生遠征戰地。(大塊文化提供)

沒有太遲實現的夢想,「能量累積再久,只要夢想還在,就會爆發出來。」

「生每一胎都是殘酷血淋淋的試煉。」王伊蕾如此形容阿富汗、伊拉克的生產現場。

王伊蕾是台灣首位婦產專科無國界醫生。在台灣擔任婦產醫師逾30年、執業婦產科診所20多年的她,為了一圓年輕時的夢想,決定在50歲時申請加入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醫生」,並於2018年至2019年間,相繼到阿富汗、伊拉克執行任務。

加入「無國界醫生」行列後,王伊蕾於2018年底飛往阿富汗,在霍斯特母嬰醫院服務;並於2019年轉移至伊拉克諾布盧斯醫院。

我問王伊蕾,當電視機前的戰亂街景直入她眼簾,會害怕嗎?她笑著說,比較害怕醫療上的問題。

王伊蕾解釋,前往阿富汗前,「無國界醫生」安排了行前訓練,對於可能面對的各種狀況,盡可能提供因應方法。另一方面,組織內除了專業醫療人員,也有一半組成是談判、運補等其他專業人才,掌握當地第一手情資,每週五的安全會議,上級都會報告接下來一週必須注意的事宜。

「害怕是害怕,但選擇加入我就信任。這個組織也沒讓我失望。」


世界走走有你還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我們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即刻支持

王伊蕾口中的醫療上問題,包括救不回病人,以及醫療資源不夠。

由於男女分隔明確,在當地,女性看診必須是由女醫師執行。然而,在女性受教權相對弱勢之下,女醫師也就相對缺乏,如此惡性循環,讓許多女性喪命於闌尾炎、蜂窩組織炎等病症,「這些病症在台灣只要小手術、吃個抗生素就可以了。」

王伊蕾談起一次救不回的經驗。一名初次懷胎的20歲阿富汗女子,患有重度妊娠高血壓,全身抽筋,當地神婆卻只要一家人虔誠祈禱,導致遲到第五日才送醫,女子已失去意識,胎兒也胎死腹中,必須轉診至大醫院急救。無情的是,由於阿富汗宵禁政策,不得不等到天亮才能轉院,「我陪在旁邊,看著她瞳孔越來越大,呼吸越來越慢,天漸漸亮,但20歲生命也沒了。」

面對難以消化的難過情緒,王伊蕾除了跟家人述說、書寫日誌,更常是被現實拉回來,「當你走不出來,手機就又響了,又是另一位大出血病人。」她說,另一位病患的危機便是自己的轉機,「當你把另一位病人搶救回來,就會發現你的工作還是有意義的。」

但也是在如此艱困環境下,王伊蕾看見女性的韌性。她曾遇到一位孕婦歪著腰走進醫院,說身體不太舒服,但超音波一照,才發現是子宮外孕,出血多達1000毫升。這種情況,若發生在台灣病患身上,是痛到死去活來的,王伊蕾說道。

患多指症的產婦與嬰兒。(大塊文化提供)
患多指症的產婦與嬰兒。(大塊文化提供)

沒有居高臨下的指導,只有共同學習和賦權

之所以將《我的戰場在產房》定為書名,所言無誇張。在阿富汗霍斯特母嬰醫院,平均一天新生兒數量為60至70個,根據2017年的統計資料,該醫院一年生產所接生的嬰兒數,將近整個台北市的數量。

想看完此篇文章嗎?

出發吧!和我們一起世界走走

加入年度閱讀方案, 每天不到3元

享受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

原價1,999/年 現在只要 899/年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Oct 8, 2021

因應疫情,月經課改為線上直播授課。(截自Youtube直播)
「子宮是每個人都待過的地方」:她在大學開了一門月經課

臨床經驗讓黃韻如知道,不是每個女人都天然理解「月經」這回事。甚至她自己年輕時,也不懂如何在生活中面對經前症候群。...

Oct 8, 2021

Nov 26, 2021

阿富汗國會副議長法齊婭‧古菲(Fawzia Koofi)(AP)
她是阿富汗首位女性副議長,在塔利班的死亡威脅中流亡

「我把心與靈魂留在了阿富汗,總有一天,我會回去。」法齊婭對世界走走說:「我希望有朝一日,阿富汗會是一個對所有女人、男人、種族、...

Nov 26, 2021

Oct 3, 2021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來自北京的她,讓台灣與斯洛伐克彼此看見

大疫蔓延的時代,大人交朋友的方式是你給我一片口罩,我送你一劑疫苗。就像台灣與斯洛伐克,去年台灣給斯洛伐克70萬片口罩、...

Oct 3,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