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來自北京的她,讓台灣與斯洛伐克彼此看見

大疫蔓延的時代,大人交朋友的方式是你給我一片口罩,我送你一劑疫苗。就像台灣與斯洛伐克,去年台灣給斯洛伐克70萬片口罩、今年斯洛伐克贈台灣16萬劑疫苗,是救命的外交。但從孩子的視角,交朋友有自己的方式。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大疫蔓延的時代,大人交朋友的方式是你給我一片口罩,我送你一劑疫苗。就像台灣與斯洛伐克,去年台灣給斯洛伐克70萬片口罩、今年斯洛伐克贈台灣16萬劑疫苗,是救命的外交。但從孩子的視角,交朋友有自己的方式。

斯洛伐克駐台外交官夫人梁晨,因為把兒子送進台灣公立小學就讀,不僅看到了孩子眼中的台灣世界,也在親子共讀的漫長時間裡,意識到兩個世界認識彼此的最佳媒介:童書。

外交專業出身、斯洛伐克語言學博士的她,在駐台四年多時間裡,發揮專業所長,一口氣翻譯、引介、推動了 8 本斯洛伐克童書在台出版,10 本台灣兒童文學作品在斯洛伐克上市,還完成了自己的首部原創繪本作品《斯洛伐克百年老市集》。這一切讓丈夫博塔文興奮稱之為「童書外交」,而在梁晨看來,這正是孩子交朋友的方式:交換童話與世界,也是填補自己與家族親歷的歷史裂縫的方法。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梁晨在北京出生長大,外曾祖父的牌位卻在台北忠烈祠。過去百年,這是數百萬、千萬華人家庭在戰火中流離的縮影。20歲離家,出發去斯洛伐克讀語言班時,她沒有想到自己會一直讀到成為考門斯基大學(Comenius University)百年來第一個來自亞洲的斯洛伐克語言學博士,當然也沒想到,她跟斯洛伐克的緣分不只讀書的十多年,而因為與博塔文的相識,成了後半生的姻緣。更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會因為「外交官夫人」這個身分來到台灣,從兒子的視角看見台灣的童書世界、原住民世界,又與爸爸媽媽一起,在忠烈祠,與家族先人重逢。

在與世界走走對話時,梁晨用一口直爽的京腔說,80後的自己聽著台灣流行歌長大,從小受「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教育,但「寶島台灣」於她而言,卻彷彿是「最熟悉的陌生國度」:「知道阿里山和日月潭,但不曉得什麼是台灣。」

然而,從北京出發,繞了世界一大圈來到台灣,梁晨實際感受原住民、荷蘭、閩南、客家、日本、中國文化彼此碰撞,卻能夠互相尊重,造就此處獨特的歷史,也在外交工作中設身處地理解島嶼的國際處境。她誠懇地說:「親身踏上台灣的土地之後,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台灣。」

公立小學的台灣生活

2017年,梁晨隨斯洛伐克籍的外交官丈夫博塔文(Martin Podstavek)派駐台灣。

來台第一年,梁晨夫婦沒有選擇把兒子小馬丁送進歐洲學校,反而讓他在台北的公立小學展開小一新鮮人生活。

梁晨解釋,兒子從小跟她用中文溝通,學習漢語拼音和簡體字,而那一年就讀台灣小學的經歷,確實以正規教育紮實奠定了小馬丁的中文基礎,他不只學會了台灣的注音,還認識了很多正體字,可以自己閱讀,一年下來甚至跟圖書館借了好幾百本書。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也是在那一年,「台灣新鮮人」梁晨在親子共讀的過程中,發現大量優秀的台灣原創兒童文學作品,也在社群媒體上結識許多台灣童書創作者:「四年下來,我們在台灣買了上千本童書。」

博塔文前一次派駐日本時,梁晨還忙於育兒;這回到了台灣,從小愛讀外交官日記、著迷於季辛吉《大外交》、大學雙修外交學學位的梁晨終於有機會發揮所學,與丈夫一同任職於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除了擔起辦事處的行政業務、充當丈夫的隨身翻譯,梁晨更在因緣際會下,擔綱起台灣與斯洛伐克童書交流的引路人角色。

「斯洛伐克語在歐洲屬於小語種,但在斯拉夫語族中,斯洛伐克語卻有『斯拉夫世界語』的美稱,這是什麽意思呢?簡而言之,一個人如果掌握了斯洛伐克語,那麼他再去學習捷克語、塞爾維亞語、波蘭語或是俄語,都會非常輕鬆;相反地,其他的斯拉夫語就沒有這種『魔力』。」這是梁晨形容斯洛伐克語的獨特之處。

正因為如此,她說,捷克與斯洛伐克語言相通,台灣童書等於一次打進兩國市場,並成為中歐的小讀者認識台灣的第一扇窗。

「讓台灣進入斯洛伐克下一代的心裡。」梁晨說了頗有外交風範的一句話。

 

 

 「打開一本書,就是進去一個世界」,這是梁晨選書、翻譯的宗旨。她說自己自己不迷信大牌名家或特定題材,而看重一本童書背後的一整個趣味世界。於是,描繪阿美族神話的繪本樹上的魚《Lokot 鳥巢蕨》成為第一本在中歐出版的台灣原住民傳說故事。台灣繪本《奶奶的記憶森林》談普世的失智議題,斯洛伐克青少年小說《冰花之蜜》都成了她筆耕不輟,引介給彼此的故事。

她自己寫作、邀請斯洛伐克繪本畫家合作的中文新書,介紹斯洛伐克的特色市集,而市場也是梁晨認識台灣的起點——當年初來乍到的梁晨,最喜歡牽著兩歲的小女兒瑪莎上家門口的西湖市場逛逛,在與攤販、計程車司機的閒談間,不知不覺四年過去,台灣不再只是陌生又熟悉的兩個字,帶著芒果的滋味、亞熱帶的氣息與人情的溫度。

最熟悉的陌生國度

2017年開始,一家人的台灣生活幾乎沒有水土不服之處,小馬丁甚至多次向媽媽「感嘆」:台北公立小學的教育,比他後來就讀的歐洲學校還要嚴謹,能學到更多東西;就連原本對機車避之不及的博塔文,如今也欣然擁抱街頭橫衝直撞的「台灣特色」。

博塔文和梁晨都愛旅行,駐台期間每逢長假,全家就開著從斯洛伐克運來的手排車四處出遊,認識這塊土地的自然環境與多元文化,至今已解鎖三次環島旅行的成就,足跡遍及離島的澎湖、綠島、小琉球,就連梁晨的父母也跟著全台走透透。

「我爸在內湖參加了三個桌球隊,」梁晨說,台灣的開放民風讓她父母印象深刻,球友們政治立場各異,卻都對中國充滿好奇,「場下激烈爭論,但不管是什麼顏色,打起桌球來都是好朋友。」

在台四年,梁晨親眼見識到兒時課文裡的阿里山、日月潭,驚艷於太魯閣與清水斷崖的山海,不過最令她和家人震撼的景點,要屬臺北忠烈祠。

梁晨的外曾祖父金雯是國軍空軍大隊長,1942年在抗日戰爭中殉職。梁晨回憶,媽媽到忠烈祠致意時忍不住激動得紅了眼,「(抗日)事蹟在對岸已經被遺忘了,沒想到在這邊卻選擇紀念、由國軍駐守,讓我們特別感動。」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20210813-斯洛伐克駐台代表博塔文夫人梁晨專訪。(顏麟宇攝)

「夫人」不等於放棄職涯

七月初,原本任滿四年的博塔文在離台前夕接獲斯洛伐克外交部通知,延長駐台任期一年。於是,已經打包好的100箱家當需要散開,重新整理,已經依依道別過的朋友,如今要再續前緣。對外交官家庭來說,這種漂流生活,也成了常態。

世界走走採訪時,梁晨正忙著搬家,一家四口的新居位在陽明山上,安頓後她不忘在臉書分享等垃圾車、啟用「大同神鍋」的山居生活,也介紹中東歐的文化習俗,童書圈的友人紛紛「敲碗」要她著手寫下一本書......

對梁晨而言,「夫人」不等於放棄職涯。她總想起最初與斯洛伐克結緣的意外。

在北京的18歲,她考入的是「外交官搖籃」稱號的北京外國語大學,報讀德語專業,卻輾轉被分發到當年新開設的斯洛伐克語種。面對完全陌生的國度和語言,18歲女孩沮喪過、也傷心過,卻在千里外的異鄉找到學習這門語言的意義。

讀完大學一年級的暑假,梁晨第一次離開父母,自己背著行囊,獨自搭機前往歐洲,準備到斯洛伐克最高學府考門斯基大學(Comenius University)參加語言暑期班。途經莫斯科機場,梁晨在餐館裡,發現自己難以用英語和服務生交流,「我改用斯洛伐克語,對方用俄語,我們竟然開始聊起天來。」

在斯洛伐克度過的二十個日夜,完全激發出她對這門「斯拉夫世界語」以及文化的學習興趣。於是,那個一開始連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都說不全的女孩,大學畢業後決定遠赴斯洛伐克深造,一待就是十多年,不但成為考門斯基大學創校近百年來,第一位取得斯洛伐克語言博士學位的亞洲學生,更在奧運會等重要場合擔綱翻譯重任,並已歸化斯洛克籍。

36歲的最後一天,梁晨又完成一篇台灣繪本的斯洛伐克語譯稿,與台灣的「一期一會」意外多出365個日子,梁晨已迫不及待計畫著:要去蘭嶼看看。她的台灣與斯洛伐克搭橋故事,未完待續。(相關報導:專訪斯洛伐克代表》太空技術、區塊鏈列合作新目標 博塔文盼台灣放眼中歐|更多文章)

 

 


世界走走有妳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走走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訂閱走走電子報,我們會送上:

  • 【會員獨享】走走原創:別人還沒有寫出來的好故事
  • 每天一則晚報:為妳精選的每日新聞摘要
  • 每週一則週報:不可錯過的全球好文 Expresso
  • 每週一則手帳:嚴選推薦線上活動指南

1元台幣支持走走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Nov 12, 2021

照片來源:蔡適任提供
三毛離開三十年後,她寫出屬於自己的撒哈拉故事

「我在秋天種一棵樹,春天很努力照顧、樹長得很好;但是夏天來的時候,可能一場焚風50度,他就死了。⋯⋯這才是現實的人生...

Nov 12, 2021

Aug 13, 2021

聖文森大使柏安卓。(顏麟宇攝)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編按:柏安卓(Andrea Bowman) ,台灣加勒比海友邦聖文森及格瑞那丁(Saint Vincent and the...

Aug 13,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