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人死後不會變成鬼、精靈會吃小孩,伊朗人怎麼說鬼故事?

從社會的角度來看,伊朗的靈異故事不光是用來嚇人或者是鄉野傳說,而帶有某種教化的意義。

相傳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的伊朗古波斯宮殿「波斯波利斯」,就是出於精靈的巧手。(Mostafa Meraji@Unsplash)

從社會的角度來看,伊朗的靈異故事不光是用來嚇人或者是鄉野傳說,而帶有某種教化的意義。

近日,台南美術館舉辦亞洲鬼怪展引起許多關注,自己也恰巧翻到一些伊朗的鬼怪傳奇,深究之下特別有意思。

一般認為,伊朗是一個伊斯蘭教國家,只有真主,沒有其他牛鬼蛇神。這其實是滿大的誤解,自古以來,伊朗這塊土地就孕育了許多鄉野傳奇與故事,鬼故事也不例外;鬼故事多半是民俗故事,反映著普通伊朗社會的人文風情,當然也反映著伊朗人豐沛的想像力。

古老伊朗人對「邪惡的妖魔鬼怪」早就不陌生。伊朗古代祆教的主軸就是善神對抗惡神,冬至這天象徵惡勢力最強盛的時候,人人要跟家人躲在家中取暖,顯示古代伊朗人早就想像著黑夜是妖魔鬼怪出沒的時間。伊朗著名史詩《列王記》(Shahnameh)當中,也有許多黑暗生物,例如蛇王扎哈克,誤信巫師肩膀長出兩條蛇,每一段時間就得吃人。

伊斯蘭教傳入伊朗之後,其超自然觀念也跟著進入伊朗(也有說法是伊斯蘭吸收了前伊斯蘭時代的觀念)。古蘭經中,有多處描寫「精靈」(Jinn)的存在,精靈本身是中性,不是人而是超自然的存在,精靈有好有壞,好的像是「威爾史密斯」(電影《阿拉丁》神燈精靈的演員),壞的就千奇百怪。在許多伊朗坊間流傳的故事中,所謂的妖怪就是精靈。

精靈有好有壞,好的像是《阿拉丁》裡的神燈精靈,壞的就千奇百怪。(Unsplash)
精靈有好有壞,好的像是《阿拉丁》裡的神燈精靈,壞的就千奇百怪。(Unsplash)

根據《伊朗百科全書》解釋,一般認為精靈出世自無煙之火當中。一些學者甚至主張精靈是 Eblis (古蘭經中的惡魔)的子嗣,在世間中與其他生物並存。一些學者還認為精靈可能是穆斯林,因為先知穆罕默德的宣教對象不只有人類而已。也因為如此,歸信的精靈被認為是善良、相貌美麗的,而如果是異教徒精靈,則往往是面目可憎的怪物,或者是動物與人類的結合體,例如人身獅子頭,就很可能是一種精靈。

當我向伊朗朋友討教伊朗鬼故事時,我發現了概念上的差異──我讀到的靈異故事都是關於精靈的,不是死人的。但人死後會變成什麼呢?在台灣的鬼怪文化中,鬼是由在世有悔恨的人所變成的,孤魂野鬼通常是在世間有遺憾,現世的活人要麼超渡他們、要麼幫助他們了結心願。然而在伊朗,人死後會變成「精神體」(روح),這反而是一個正面的概念,祂們並不會到處作祟。

此外,伊朗並沒有鬼月的說法。精靈最猖獗的「時段」是週六與週二的晚上──週五是禮拜的日子,隔天晚上精靈出來搞怪頗合理,不過週二就不確定為什麼了。事實上,一年之中,最「凶險」的時候是冬至這天,伊朗稱為雅爾達之夜,在祆教傳統中,這天夜晚的時間最長,黑暗勢力最強,家家戶戶都會躲在家中聚在一起吃喝吟詩。

對付精靈也不難。在台灣,對付鬼怪用符咒跟桃木劍,在伊朗則是用古蘭經的清真言「奉真主之名」(b-ismi-llāhi r-raḥmāni r-raḥīmi)跟鐵。據稱,只要將鐵針插入精靈體內,就可以掌控精靈,至於為何是鐵,則是因為古蘭經經文有所提及。


世界走走有你還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我們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即刻支持

伊朗精怪吃什麼?吃貿然開門與不蓋棉被的小孩

伊朗各地流傳著不同奇聞逸事,我們可能稱為鬼故事,但實際上是「精靈的故事」。雖然精靈有好有壞,但伊朗鄉野故事中的精靈大多是帶有惡意的,其中一個類別是父母用精靈的故事來告誡家中小孩不要做某些事情,從社會的角度來看,靈異故事不光是用來嚇人或者是鄉野傳說,而帶有某種教化的意義。

例如,有種精靈叫做「kheir maamad」(خیر مامد),相傳長得像人類,有老頭的臉頰,裸著上半身、穿著一條長褲,並且有著黑色的翅膀,平常吃垃圾為生。「kheir maamad」的特性是晚上會去敲人家的門,如果開門之前,開門的人先問是誰,這個「精靈」就不會回答,但是若不問直接開門,就會把應門的人直接吃掉。這個故事是人們告誡小孩開門之前一定要先詢問,不要急著開門。

這個故事還反映了一個伊朗古早的風俗民情:保護私密空間。若有機會到南部城市,像是設拉子或者伊斯法罕,這些城市的巷弄中,可以看到古老民宅的門把左右不同,通常左邊敲下去聲音較沉重,是給男性訪客敲的 。而右邊較輕的門把是給女性敲的。這是為了符合伊斯蘭禮俗中,女性見到家庭成員以外的男性需要蒙上面紗。「kheir maamad」故事也呼應了告誡小孩不要亂開門的警示。

想看完此篇文章嗎?

出發吧!和我們一起世界走走

加入年度閱讀方案, 每天不到3元

享受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

原價1,999/年 現在只要 899/年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May 29, 2022

在印度,能找到在廚房中自由的女人嗎?(Ashwini Chaudhary(Monty) @Unsplash)
索那瑜專欄:在印度,能找到在廚房中自由的女人嗎?

剛到印度時,曾夢想過有一個印度兒子,我說:「印度兒子一輩子也不會離開媽媽,世界上沒有比這個更美好的了」。 印度媽媽與兒子與廚房「連體...

May 29, 2022

Mar 13, 2022

雖然印度食物雖多添有香料,呈紅、綠、黃等色,並非所有菜餚都叫「咖哩」。(Pixabay)
索那瑜:水煮青菜會釀成暴動?香料魔法如何造就印度菜之魂

香料是讓食材升級為食物、存活轉型為生活的文化味覺魔法師。遭逢災難時,香料幫助最苦最窮的人們活得有尊嚴。...

Mar 13, 2022

Aug 25, 2021

神秘的阿富汗女子樂隊「布卡樂隊」(Burka band)(擷取自Youtube)
孫小椒專欄:被塔利班懸賞的阿富汗獨立女子樂團:「身體不是用來藏的」

在音樂被禁止的地方,熱愛音樂這件事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反抗。 隨著塔利班政權接管阿富汗的新聞傳遍全球,...

Aug 25,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