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烏克蘭被入侵後,兩個俄羅斯朋友這樣回答我

「我們有沒有限制普京決定的機制?有啊,我們自己的身體。我們的血。」

瑞士反戰遊行,圖為一名示威者高舉標語「俄羅斯人反對戰爭」。(美聯社)

「我們有沒有限制普京決定的機制?有啊,我們自己的身體。我們的血。」


近三日來,俄羅斯陸海空三軍全面入侵烏克蘭的消息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看著電視新聞裡循環播放的烏克蘭家庭逃難的場面,以及網路上傳來的零散戰鬥片段,不禁為世界和個人的未來感到擔心。住在台灣的我們,更是對烏克蘭有多一分的同理,對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入侵感到憤怒。

我曾有兩年在俄羅斯生活的經歷,在那裡結識了一些朋友,看到了不同世代在價值觀上的分裂和俄羅斯社會內部的多元。這次的入侵戰爭引起了全世界的廣泛關注,媒體上也有特別多的政治、經濟、外交、軍事方面的分析和討論,但是我想,許多人也會和我一樣,想要聽聽普通俄羅斯人的聲音。於是我有點倉促地和兩位朋友聯繫上了,讓他們回答了我的一些問題。從這些問題中,我看到了許多希望,也看到普通人在僵硬體制下的無奈和無力。

我的這兩位朋友都是20-25歲間的俄羅斯人,也是母語為俄語的俄羅斯族。他們都曾在中文系學習,都沒有蘇聯時代的生活和教育經歷。他們的回答只是代表他們自己的想法。

Vika是來自克里米亞的一個女生,目前是老師,也兼職翻譯。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她身份證上的國籍從烏克蘭變成了俄羅斯。

Vlad是男生,中文十分流利,有在深圳的生活經歷。疫情開始後,來到台灣國立政治大學讀碩士班,昨天也參加了在台灣的抗議。

以下就是我的提問和他們的答覆。希望和平早日到來,希望點燃戰火者早日受到公正的審判和懲罰。

請問你的家人和朋友,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有什麼感覺?

Vika:我是克里米亞人。從出生到高中二級我算是烏克蘭人。從小學了兩個國家語言,即俄語和烏克蘭語。在烏克蘭現在也有一些親戚,朋友,老師;去過幾次烏克蘭。可以說烏克蘭是我第二個「祖國」。但克里米亞人大部分說俄語,我們原來是兩個國家中間的小半島,不能有自己意見的半島。

克里米亞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以後,我們有了新的課本。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明白了「歷史是特別不可靠的科學」。因為如果我把以前在烏克蘭歷史課本看到的跟俄羅斯課本比較一下,我得到兩個不一樣的歷史。歷史是自私的,歷史是掌權者寫的。

所以關於現在的情況,我只有一個看法:我怕。我怕歷史會重複。

在2014年發生的事情,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的。沒有燈,沒有水,要夜晚三點起床做作業,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沒電了。你要走一個小時到朋友家洗澡,因為自己家已經三天沒水了。但最諷刺的是什麼? 這都是烏克蘭對自己人做的。切斷了我們的水電供應,說是我們的錯。我們的?他們以為那時候是一個十五歲女孩的我的決定,把克里米亞交給俄羅斯嗎?胡說八道。所以千萬不要說俄羅斯是魔鬼,烏克蘭是天使。這都得取決於什麼情況。

我想說的是,我對這次軍事行動沒有什麼「俄羅斯人的感覺」,而只是「人的感覺」。我特別可憐烏克蘭平民,他們有什麼錯?他們現在跟以前的我一樣,只有一個願望:要活着。俄羅斯人呢?如果腦子沒進水的,都跟我一樣希望明天起床發現這只是一個惡夢,希望今天沒有人死,希望戰爭儘快結束。

2014年,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在俄軍支持下公投加入俄羅斯聯邦。但烏克蘭與西方諸國不承認公投合法性。(維基百科)
2014年,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在俄軍支持下公投加入俄羅斯聯邦。但烏克蘭與西方諸國不承認公投合法性。(維基百科)

Vlad:我家人基本上都支持普丁。他們認為我們有義務去解救那些俄羅斯裔的烏克蘭人以及整個烏克蘭 。但我的大部分朋友感覺很無奈,為自己的國家感到羞恥。

俄羅斯國內有沒有反戰聲音?有沒有一個機制可以限制普京的決定? 

Vika:反戰聲音?當然有,但是聲音出現後很快就聽不到了。因為如果人沒了,聲音也沒了。你們可能覺得我說得太誇張了,可惜,這並不是誇大。

問題不是俄羅斯人太膽小或者懶得做什麼,而是俄羅斯人要保自己的命。如果你不想明天你跟你的家人成為犯人,那就閉嘴。這是對我們唯一的有效建議。

我們是否有限制普京決定的機制?有啊,我們自己的身體。我們的血。

我其實原來以為政府和普京的有錢朋友這次會說點什麼。因為以前的制裁都是對平民有最大的影響。比方說我,跟別的克里米亞人一樣,用現在的護照不能去歐洲國家。有時候我想問這些歐洲國家的好傢伙,他們自己明不明白他們懲罰的人不是真的犯人?制裁的犧牲者,不是「犯人」而是「凡人」。

但這次,連政府和最有錢的商人沒有有自己意見的權利。可能,這次俄羅斯人真的沒救了。

Vlad:沒有這樣的機制。因為他是最高司令官。反戰的聲音有,戰爭爆發的那一天在很多城市有人上街抗議,大概有一千多人被抓,然後在社交媒體上也有蠻多明星表態。他們都反戰。

以你自己的經驗,近年來俄羅斯的經濟狀況如何?大部分人對自己的生活滿意嗎?

Vika:沒有。除了那些上層的人以外,其他90%的人不滿意俄羅斯的經濟和生活條件。有了好的學歷會活得舒服嗎?可笑。我們每天看價格漲漲漲,而工資總是一樣。比方說,我現在23歲,有三個工作。為什麼要那麼多工作?我從大一開始工作,一直到去年沒有一份工作可以持續一年多。所以現在找工作時總覺得要多找幾個,因為不知什麼時候會被辭退。

很多老人覺得年輕人很自私,因為我們不要結婚,不想生孩子。不好意思,我就是不想我的孩子餓死。看最近幾十年的情況,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死掉,談什麼家啊,什麼孩子的?那不是我們可以期盼的。所以很多年輕人努力工作去別的國家,而俄羅斯繼續失去又聰明又有才能的人。

Vlad:經濟一直在下降。自從克里米亞事件以後,物價漲了好幾倍,但最奇妙的地方在於普通老百姓還是會支持普丁,然後會怪西方,他們認為我們國家的尊嚴比什麼都重要。

覺得這場戰爭會對你自己有什麼影響呢?你有沒有什麼應對的計劃呢?

Vika:沒什麼計劃。如上所述,我什麼時候都會死,作計劃有什麼意義?白費時間。我是個無神論者,所以相信這次是第一個也是最後的生命,所以我要過最努力的,最快樂的,最自由的活下去到最後一分鐘的那種人生。

這些天我試着無情的看新聞,試着不想這些。我最近開始學新的語言,現在繼續做工作,做我的愛好,跟朋友準備週末去天文館。

我其實最近對天文特別感興趣。可能也是因為這個,我最近對人類特別失望。我們都很笨,但不想承認。所以發生戰爭,互相帶來無用的痛苦。貪慾。殘暴。膽小。愚蠢。這就是現代的人類。就算沒有俄羅斯和烏克蘭,也會有別的國家發生這些。

千萬不要以為「我們不一樣」,每個國家都應該要努力,不要成為下一個俄羅斯和烏克蘭。

我的計劃?做着自己喜歡的工作、學着泰語,聽着音樂欣賞生活。因為如果我把我的時間花在沒用的緊張和荒廢上,以後我一定後悔,而我特別不喜歡後悔。我誰都不責備,因為我們所做的是都有後果的。可能吧。

Vlad:這次政府的行為已經觸碰了我的底線。我現在人在台灣,本來想畢業後可以留在這裡工作幾年再回去。可是現在,我開始很認真考慮還要不要回去這樣的俄羅斯。因為我其實很愛自己的國家,很愛那邊的人,我也很自豪自己是俄國人。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真的有點不敢想像我們國家要面對什麼樣的未來,以及我是否想要經歷我們可能要面臨的事情。因為我沒有選這個總統,沒有選這個政府,也不明白為什麼像我這樣的年輕人應該受罪。

現在,中國的社交媒體環境中幾乎可以說是一邊倒地支持俄羅斯和瀰漫親俄情緒,如果你可以對一般中國人說點什麼,你會要說什麼呢?

Vika:贊同戰爭?有病吧?21世紀了,可我們還沒學會用人話解決問題。可能我們都需要再去上一次幼兒園。要說的?別考慮政治,考慮人。第一個是無物的,第二個是活的。我很喜歡道家思想的一個重要原則「無為」,我希望普京跟別的世界政治老爺子也學會無為,他們最近太「有為」了。

Vlad:我一點也不意外,這反映了相當大一部分中國人的國際關係知識的水準以及他們的價值取向。我只想說,不管你的政治立場是什麼,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應該合理化戰爭。(完)


世界走走有妳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走走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訂閱走走電子報,我們會送上:

  • 【會員獨享】走走原創:別人還沒有寫出來的好故事
  • 每天一則晚報:為妳精選的每日新聞摘要
  • 每週一則週報:不可錯過的全球好文 Expresso
  • 每週一則手帳:嚴選推薦線上活動指南

1元台幣支持走走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Feb 25, 2022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莫斯科街頭的示威者,他手上舉的標語寫著「不要戰爭」。(美聯社)
走走晚報:普京入侵烏克蘭,俄羅斯人怎麼想?

0225晚報 晚安, 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第一天,至少有137名烏克蘭軍民失去生命,俄軍還掌控了車諾比核電廠,...

By 走走
Feb 25, 2022

Feb 24, 2022

俄烏衝突、烏克蘭戰爭:基輔地鐵站準備搭車逃離城市的民眾。(美聯社)
走走晚報:三位烏克蘭女性的心聲

0224晚報 晚安, 這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向烏克蘭採取「特種軍事行動」、對烏克蘭全國多個城市展開空襲砲擊、...

By 走走
Feb 24, 2022

Feb 22, 2022

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穆勒(左)與亞歷塞維奇。(圖:維基百科、美聯社/世界走走後製)
「烏克蘭早已成為戰爭的發源地」:明鏡週刊對話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烏克蘭南部與羅馬尼亞接壤,烏克蘭北部與白羅斯接壤,你們來自這兩個國家,妳們想到可能的入侵行動時,有什麼感受?」...

Feb 2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