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中國血汗監獄:我的良心犯丈夫為美商巨頭做奴工

「他根本不是罪犯,一天都不該待在裡面。」

中國良心犯程淵(右)妻子施明磊籲美國大廠停用中國監獄奴工(受訪者提供)

「他根本不是罪犯,一天都不該待在裡面。」

編按:中國 NGO「長沙富能」負責人程淵自2019年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遭逮捕、判刑,遲至今年1月才進入湖南赤山監獄正式服刑。該監獄即是台灣人李明哲曾被關押之處,李返台後證言,獄中所有囚犯都被迫承受極長工時的暴力奴役。令人訝異的是,赤山監獄主要利潤來源之一竟是美國大廠 Milwaukee Tools (美沃奇)旗下各式工具,該品牌在美家喻戶曉,台灣與世界多國亦有販售。

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近日發布連署信,要求 Milwaukee Tools 集團總裁 Steven Richman 公開說明並停止使用中國良心犯作為奴隸勞動力,否則將採取法律行動,控告該集團與零售商違反奴工與人口販賣等聯邦法案。此案影響遍及中國、美國與世界各地,《世界走走》取得施明磊親自授權,特此發布繁體中文版公開信。

台灣時間11月8日上午,施明磊接受走走記者越洋採訪,人在美國、剛哄完女兒上床睡覺的她略顯疲憊,但仍十分謹慎確保通訊軟體安全。

施明磊表示,這次連署行動非常難得,因為外界終於有了李明哲,一位從赤山監獄歸來的證人可以見證奴役問題。赤山監獄絕大多數都是因政治因素入獄的「良心犯」,出獄後依然飽受監視,極少有人能再度發聲。

根據李明哲的證言,赤山監獄囚犯一律被迫進行高強度的勞動,幾無例外,監獄利用他們來牟利並非一朝一夕的事。而美國企業與這樣的生產商合作,已達到聯邦認定的「刑事犯罪」(crime),違反了諸如1930年《關稅法》、眾多版本的反人口販運防制法等法律。

當施明磊知道赤山監獄與Milwaukee Tools的關係後,她去了一趟最近的家得寶(Home Depot)賣場,呆呆望著架上販售的工具。誰能料想到,她與被捕的丈夫程淵三年多無法見面,卻極有可能在美國、在離住處不遠的大賣場買到他縫出來的手套。

她詢問了美國親友,十個有七、八個都買過此品牌的工具。「我跟朋友講這件事,他們都非常震驚、不敢相信,」施明磊說。

赤山監獄每年生產三百萬雙手套,在全美與世界各地上架。(受訪者提供)
赤山監獄每年生產三百萬雙手套,在全美與世界各地上架。(受訪者提供)

 

公開信寄出幾天來,施明磊發現 Milwaukee Tools已經連續有13位高層主管來瀏覽她的領英(LinkedIn)頁面,但暫時沒有任何人聯繫。施明磊將等待一小段時間,若 Milwaukee Tools 仍無反應,她已準備聘請律師展開訴訟,可能將連同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零售巨頭家得寶等通路一併起訴。

「我期待這件case第一次踢開這個產業的內幕,能給整個國際社會一個警示:歐美企業必須停止使用中國的奴工,」施明磊說。

三年多來,施明磊與程淵聯繫的次數寥寥可數,寄過去的書籍、衣物和日用品幾乎都送不到丈夫手中。直到今年5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訪問中國,施明磊抓緊機會寫了公開信,受到關注壓力的赤山監獄才允許程淵寫了兩封信。

程淵信中也提及,監獄工作時間「特別長」,每天約只有一小時空閒時間,還要拿來排隊洗澡、洗衣服,也因為鎮日負責操作縫紉機,樂觀的程淵也不禁坦言「肩膀很痛」。

然而,當我問起施明磊,是否希望連署行動帶來壓力、迫使監獄善待程淵時,她卻篤定表示,任何「改善」對她倆而言都不是真的改善,「因為他根本不是罪犯,一天都不該待在裡面。」

身為基督徒的施明磊說,她相信生命來自於神,「沒有任何人、任何國家可以剝奪他人的基本權利。」而跳脫妻子的角色,施明磊依然認為,如果對此事默然不發聲,「單純身為一個人,我都會有好shameful(羞恥)的感覺。」

以下為施明磊所執筆的公開信全文:

要求工具行業巨頭 Milwaukee Tools停止使用中國的良心犯作為奴隸勞動力的聯署

我叫Mindy,施明磊。我是中國人權工作者程淵的妻子,同時也是一位六歲孩子的母親。

我已經有1200多天沒有見到我的丈夫。他因從事人權工作遭到任意羈押、酷刑和祕密監禁,目前在赤山監獄。他被剝奪了會見律師和與外界交流的權利。

根據今年4月從赤山監獄出獄的李明哲先生和其他釋放的犯人的證詞,我發現我的丈夫和赤山的其他囚犯被剝削為奴工,生產密爾沃基工具手套。

我的丈夫程淵是非政府組織長沙富能的創始人,也是一位熱心的中國人權倡導者。十年來,他為1億名包括B肝、 HIV帶原者等弱勢群體爭取基本人權:如教育權、就業權、醫療權。他是結束中國一胎化政策的主要倡導者之一。他還在中國推動了聯合國反酷刑公約和其他聯合國公約。

他的工作卓有成效,極大地改善了千百萬中國人民的生活條件。

當我丈夫被捕時,我和我當時 3 歲的女兒立即被監視居住,並受到便衣中國祕密警察的威脅。我被戴了黑頭套與手銬。除非我簽署保密協議,否則警察甚至不允許我到幼稚園接我的女兒。中國祕密警察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在夜間闖入了我們的房子,並在我年幼的女兒面前威脅我。

一年後,我女兒的幼稚園因為是基督教學校而被警察強行關閉。

儘管我收到了可怕的威脅,但我選擇為丈夫挺身而出,冒著被強迫失蹤和入獄的風險。我為他而戰,公開發言,接受媒體採訪,不斷講述事實。

我面臨到危險。為了保護我的女兒,我決定離開中國,最終於 2021 年 4 月抵達美國。

幾個月前,關押我丈夫的中國湖南省赤山監獄釋放的囚犯證實,我丈夫已成為一名奴隸勞工,其工作被密爾沃基工具公司剝削。

湖南赤山監獄的囚犯每年生產超過 3,000,000 雙密爾沃基工具手套。這些手套在美國各地的Home Depot 等門市出售。

赤山監獄關押在押人員約2000人,其中不少是良心犯。赤山監獄擁有一家為西方知名品牌生產產品的公司,每年的利潤超過 1300 萬美元(4 億新台幣)。

由於中國缺乏透明度和法治,很難獲得圖片或影片等額外的協作證據。如果中國的前囚犯證明這些說法,他們將面臨政府的嚴厲報復。這就是為什麼大公司能夠如此廣泛地運用強迫勞動而僥倖脫罪的原因。

由於長期的強迫勞動條件和工人防護措施的缺乏,我丈夫現在有嚴重的背部、肩部和腰部疼痛。他的頭髮變白了,現在體重不到 50公斤(110磅)。他還出現便血。我丈夫和赤山的其他囚犯不能再等了。

囚犯遭受以下殘忍和不人道的工作條件:

  • 每天工作13~15 小時。
  • 每年只有 4 天的休假。
  • 月薪:13.8 美元(100元人民幣,400元新台幣)。這個薪水是工廠中國工人的 2%,美國工人的 0.2%。台灣工人的0.13%
  • 姓劉的品管經理經常指示獄警在犯人未達標或出現質量問題時毆打他們。
  • 沒有提供防護措施,例如防護型口罩。危險材料和有害空氣條件會導致囚犯終生面臨健康問題。

我的心碎了。我無法想像我的丈夫,這麼好的一個人,成為一個奴隸勞工。我也不能接受在美國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支持這些殘酷和不人道的條件的想法。

我呼籲 Milwaukee Tools 及其首席執行官 Steven Richman 立即停止在赤山監獄的生產,並召回那裡生產的所有產品。

我呼籲Home Depot和其他銷售密爾沃基工具產品的零售商立即停止銷售。

我呼籲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採取行動,根據1930 年關稅法第 307 條。確保這些由強迫勞動生產的手套不會進入美國。

我呼籲威斯康星州和密爾沃基的參議員和國會議員確保密爾沃基工具和本州的其他公司不再被允許從強迫勞動中獲利。

我呼籲繼續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以釋放我的丈夫程淵和所有其他被任意和不公正羈押的良心犯。

請今天簽名並分享以支持 #StopMilwaukeeToolSlaveLabor。

連署連結:https://reurl.cc/OEpk6r

(完)

施明磊在聯合國總部前門發放傳單,要求中國釋放程淵。(受訪者提供)
施明磊在聯合國總部前門發放傳單,要求中國釋放程淵。(受訪者提供)

世界走走有你還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我們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即刻支持
【訂閱免費每日報】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Sep 29, 2022

(Unsplash)
中國藝考圈的房思琪們:系統性的性侵文化如何讓她們沉默?

持續多年的大規模性剝削背後,一定有權力結構在支撐,而不僅僅是因為個別的「變態」。9月19日,...

Sep 29, 2022

Aug 22, 2022

2021年9月14日,央視前女實習生周曉璇(圖左持花束者)訴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一審第二次開庭。當天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原告訴訟請求。(資料照,AP)
弦子訴朱軍案敗訴後,她和她們為中國女權運動留下什麼?

與其說去法院門口,是弦子需要我們,不如說是我們需要弦子。 2022年8月10日,弦子訴朱軍案二審結果出爐,弦子宣告敗訴。...

Aug 22, 2022

Feb 14, 2022

江蘇徐州豐縣的一名被鍊住的女性,受到全中國的關注。(截自微博影片)
一場貧窮對更貧窮的剝削:中國拐賣女性的三種敘事

她不該被稱為「八孩母親」,母親這個身份不是她的主動選擇;也不該被叫做「楊某俠」,拐賣者隨手給她取的名字。但「小花梅」這個名字意味著什麼...

By 鄭卻
Feb 14,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