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K-POP粉絲的韓流觀察:偶像女團掙脫男性凝視,成為女權象徵?

女子偶像團體,從最不女權的存在,逐漸掙脫厭女症。

2022年8月28日,南韓女團 Blackpink 在美國出席MTV音樂錄影帶大獎。(AP)

女子偶像團體,從最不女權的存在,逐漸掙脫厭女症。

眾所周知,南韓女偶像被稱為「極限職業」。從多年前關注K-POP開始,我就發覺偶像行業當中的厭女症是很難解的習題。

首先,打造偶像女團的南韓娛樂公司高層多為中年男性。其次,他們認為女團爆紅的條件是做好粉絲服務、吸引男性市場。結果就是,女團幾乎是以滿足男性幻想來打造;女偶像被告誡,若想成功,就要懂得取悅別人,做不想做的事,忍受在任何地方展示撒嬌,被當成洋娃娃一樣對待。 

這構成了偶像行業最為人詬病的狀況:十多歲的女偶像為了獲得掌聲,扮演起純潔、甜美、性感的化身,唱著商業性高、簡單輕快的泡泡糖音樂。在MV中,傳遞戀愛感,呈現看到心儀對象心跳加速的表情;在粉絲見面會上,允許男粉絲近距離眼神交流或輕微觸摸,冒著被性騷擾的風險。

「支持偶像是不是助長了物化女性的風氣?」身為女性主義者,我在喜愛女偶像的同時,心中總會出現過不去的矛盾,也不禁疑惑:懷抱歌舞夢的女孩想要在K-POP樂壇功成名就,是否就必須忍受厭女症?

所幸,女性粉絲與女性偶像的賦權正在改變偶像行業。

2010年代中期以後,第四波女性主義在全球興起,女粉絲對女性偶像產品的購買力大增,讓娛樂公司體認到目標市場的變化,進而轉向規劃符合現代女性價值觀、會讓女性產生迷戀(Girl Crush)的偶像音樂。

因此歌迷們不難發現,最近的女團不再刻意賣弄清純或性感。從成員親自作詞、作曲的(G)I-DLE,主打AI虛擬女英雄世界觀的aespa,以Girl Crush風格走紅的ITZY,到有低沉磁性嗓音的STAYCLE SSERAFIM,女團開始走出男性凝視,展現自信、帥氣、多元化的美麗。

女團的進化是正確的,從商業成績來看亦然。現在繼防彈少年團(BTS)之後,最受大眾歡迎的K-POP偶像幾乎都是女子組合。TWICE、BLACKPINK、Red Velvet、aespa、IVE等女團不僅知名度高,還擁有強大的粉絲後盾,她們的新作品成績不斷打破市場預測:7月剛回歸的新人團體aespa,專輯總預售量高達161萬張,寫下K-POP女團史上最高預售紀錄。

這是一個特別難得的現象,因為不管在哪個地區,主宰流行音樂界的都是男歌手。就在5年前,K-POP也是如此,當時女團專輯預售量只要突破10萬就很了不起,而男團銷量則動輒70萬以上。但現在女性主義正慢慢治癒偶像行業的厭女症,同時帶起前所未有的女團高銷量時代。 

南韓流行音樂評論家金榮大在其著作《K-POP征服世界的秘密》中,也探討了近年女團風格的進化。對此他的結論是:「我認為這個時代的話語權其實掌握在女性手上。」

想看完此篇文章嗎?

出發吧!和我們一起世界走走

加入年度閱讀方案, 每天不到3元

享受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

原價1,999/年 現在只要 899/年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Jul 18, 2022

在南北韓非軍事區「板門店」,3名大韓民國國軍憲兵監視著兩韓分界線。(Henrik Ishihara@Wikipedia/Creative Commons)
「為什麼女生和BTS不用當兵?」:南韓反女權浪潮的「逆向歧視」

近來,南韓出現年輕男性對女權深惡痛絕的現象。 我採訪過的南韓女性主義者不約而同提及此事,她們沮喪地表示,到處都有污名化女權的歪風,...

Jul 18, 2022

Mar 11, 2022

南韓女子冰壺國家代表隊選手金景愛。(美聯社)
南韓體壇的逆權女孩:從教練虐待、體制漠視、厭女霸凌中生還,她們結伴同行

「媽媽,我愛你。請把他們的罪行都揭穿。」 世界走走有你還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

Mar 1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