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區域資源綁定家族政治,菲律賓自由派為何難突圍

菲律賓於5月9日舉行大選,開票結果顯示,前獨裁者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Romualdez Marcos Jr.)以及現任總統杜特蒂之女——薩拉.杜特蒂(Sara Zimmerman Duterte-Carpio)均以極大的差距領先競爭對手,篤定當選總統與副總統。

菲律賓總統大選,小馬可仕支持者高舉2號手勢。(美聯社)

菲律賓於5月9日舉行大選,開票結果顯示,前獨裁者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Romualdez Marcos Jr.)以及現任總統杜特蒂之女——薩拉.杜特蒂(Sara Zimmerman Duterte-Carpio)均以極大的差距領先競爭對手,篤定當選總統與副總統。

不少人擔憂這象徵菲律賓的「威權復辟」,並將結果歸因於民眾的「歷史健忘」以及「崇尚以暴力解決問題」。也有人指出,菲律賓民主化之後的政府施政績效不佳,是民眾對民主失去信心,進而重新擁抱強人的原因。儘管上述因素都確實存在,但解釋力仍略嫌不足。

本文將提供另外一種觀點,從族群關係與地理的視野出發,來理解菲律賓當前的政治形勢。


世界走走有你還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我們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即刻支持

恩庇侍從關係中的家族競合

稍微了解菲律賓政治的人都知道,家族比起政黨在政治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菲律賓的政治家族主要脫胎自前殖民時代的基本政治單位——巴朗蓋(Barangay)——的領袖(有點類似《斯卡羅》裡面的卓杞篤)。西班牙殖民時代基於統治的方便,不但沒有消滅這些地方領袖,反而將其納入封建制度當中,不但讓原本流動性高的領袖地位固化與世襲化,並且讓這些地方領袖在其領地上有更多的經濟與治理特權,使得菲律賓和許多拉丁美洲國家一樣出現了「大地主制」的情況。

與拉丁美洲不同的是,西班牙殖民者對菲律賓人的語言同化非常消極甚至抗拒,因此直到西班牙殖民時代結束,菲律賓都沒有形成統一的語言場域,僅有地主階級的菁英熟習西班牙語,因而得以進行跨區域與跨國的交流,一般平民則被侷限在其所在的族群與區域當中。儘管美國殖民時代力推英語教育,但是在教育資源整體不足與分配不均的情況下,英語能力同樣在不同區域與階級之間產生了差異,結果西班牙時代的社會關係仍然延續了下來,並產生路徑依循的效果。反映到政治上,就是地主階級一方面可以透過長期的恩庇侍從關係牢牢掌控其所在的地區,另一方面則要通過和其他地方家族的合作,讓自身的政治影響力能夠擴散到全國的範圍。菲律賓的選舉政治所反映的正是不同家族之間的競合關係,而在這個競合關係背後,有族群與地緣的因素在發揮影響。

選舉的地緣政治

想看完此篇文章嗎?

出發吧!和我們一起世界走走

加入年度閱讀方案, 每天不到3元

享受世界各地的迷人故事

原價1,999/年 現在只要 899/年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May 11, 2022

蘋果公司宣布旗下 iPod 音樂播放器系列已正式停產。(Pixabay)
走走晚報:iPod 走下歷史舞台

0511晚報 晚安, 蘋果公司宣布旗下 iPod 音樂播放器系列已正式停產,在目前的 iPod Touch...

By 走走
May 11, 2022

May 10, 2022

挖出200顆未爆彈的狗狗Patron,5月9日受到烏克蘭總統澤連司基表揚。(美聯社)
走走晚報:挖出200顆未爆彈的狗狗

0510晚報 晚安, 瑪麗蓮夢露又在藝術史留下紀錄:安迪沃荷創作的夢露肖像「Shot Marilyns」其中一幅以1....

By 走走
May 10,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