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世界走走

你也有瘦身成功優越症嗎?為什麼勸人減肥是種暴力

我的身體,是我的傷痕,也是我的盔甲,是我的負擔,也是我的驕傲。

創作歌手白魚。(Bios Monthly 郝御翔攝影)

我的身體,是我的傷痕,也是我的盔甲,是我的負擔,也是我的驕傲。


我是白魚,做過演員和編導,在研究所讀人類學,是一名創作歌手,也是個努力學會對自己溫柔的女性主義者。

前幾天,曾有過好感的男生給我近期的宣傳照留言說:你五官這麼好看,減肥下來一定很漂亮。

我直接把他封鎖了。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不知道,勸別人減肥是非常暴力的一件事。

我,本來就很漂亮,好嗎?

用否定一個女性當下的方式去誇獎對方,或明或暗的植入一個外在的價值體系,她必須符合對方的標準才能值得稱讚,實際上就是一種貶低。這種話真實的意思是,你不符合,你不被接受。

那些輕易對別人身材羞辱,或「瘦身關切」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偏見會給人的生活帶來多麼災難性的影響,也不知道這些偏見多麼荒誕。

我經歷過非常多台前幕後的身材歧視:瘦了被認為唱爵士不夠性感不夠「有料」;運動和節食減肥到不來月經,也還是穿不上劇組給演員的最大尺碼衣服;熱愛烹飪和美食的我,也曾一度和食物的關係分崩離析過。

身材歧視給人帶來四面楚歌的處境,你要麼必須改變,要麼必須驕傲。而社會最終還是告訴你,一切都是你作繭自縛。

肥胖,身體自主權,女性,減肥,主流審美。( Fuu J@Unsplash)
( Fuu J@Unsplash)

1.

先說一下影視行業。

我之前最瘦的時候,也就50-60kg,我身高170,當時每天跑步,有教練陪著重訓,每天只吃一個蘋果和一些沙拉,所以看起來和50kg差不多。作為普通人,已經是很舒服的身材了。

但是我仍然穿不上影視劇組裡最大碼的衣服,最後只能穿了一個姑且能穿的,然後演了一個有台詞、但是非常喜劇的那種角色。是的,你的體重直接決定了你能否接到更重要的角色。

後來去劇團面試時也是,每個人有三輪面試,我前兩輪唱歌和台詞都沒什麽問題,到第三輪的時候,就看到面試官直接把他們的材料偷偷遞給了每個骨瘦如柴的女演員。然後她們果然被錄取了,但實際上,有的人連台詞都念不好。

你當然可以說,他們就是想要好看的,無論是在銀幕還是在舞台,瘦的就是好看。

但是同時期的英劇、美劇、國外劇團的戲,我都看到很多中等身材但是同樣優秀的演員。

當然如果你退卻到更藝術化的影視戲劇工作裡,大家對表演能量的要求,就會超過對外貌的苛責。但這前提又是,你需要足夠的理解力,超群的表演能力和相應的資源。

你必須有別的地方很優秀,別人才能容忍你超重。這是一件多麼殘酷和冷漠的事情。

這無形中構成了一個壁壘。

每次我看到像《瘋狂前女友》(Crazy Ex-Girlfriend)、《肥瑞的瘋狂日記》(My Mad Fat Diary)、《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甚至《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又譯「生活大爆炸」)等等劇集裡,身材各樣的演員的時候,就覺得很遺憾。

唱歌也一樣,你要有Adele那種實力你才能胖。

英國知名歌手愛黛兒(Adele)(美聯社)
英國知名歌手愛黛兒(Adele)(美聯社)

2. 

問題不止是別人怎麽看,而是在這些不斷被要求完美比例、骨瘦如柴、上鏡好看的過程裡,那種被逐漸內化的自我厭惡。這種自我厭惡會吞噬你的信心,快樂,甚至和食物良好的關係。

我從小就挺胖的,小時候一直因為胖被群嘲,被開玩笑,被當成男孩打鬧。

大家有沒有發現,身邊比較胖的朋友,都是那種性格好相處,幽默,善解人意,在朋友圈子里很活躍的那種人。

這種討好型人格,是因為從小就被莫名其妙的厭惡和嘲諷帶來的。你會更容易覺得你格格不入,而想做出更多社交的努力。而普通小孩根本不需要這樣,他們會自然而然的有朋友。

也許只是朋友的一句玩笑,說你胖得像個小奶牛,他也許不是惡意,他可能真的覺得挺可愛,但是沒用的,因為這種關於身材的笑話,是指向:你和我們不一樣,你超過範圍了,你不被接受。

這是真的會傷害人的。

後來高中我就瘦下來了,成績也一直是年級第一,每個人都認識我,每個人都尊重我,想和我做朋友,那是我十五六歲第一次感受到真的尊重,但是那種尊重又附著在了「優秀」上。

我曾經花了很長時間應對這些事情給我帶來的不良影響,缺乏自信,不安全感,討好型人格,容易交往渣男(喜歡貶低我價值的那種人)。

我慶幸自己後來得到了比較好的教育,人格成熟,能夠獨立思考和應對。所以研究所之後,遇到因為情緒問題導致的發胖,我應對的方式就比較健康,再也沒有自暴自棄的暴飲暴食,或者強迫自己節食了,也沒有因此拒絕出門見人,也不會覺得自己胖了就不好看了。

我的身體是我的歷史,我不會去否認它。

女性身體,肥胖羞辱,身體自主,女性主義。(Monika Kozub@Unsplash)
女性身體,肥胖羞辱,身體自主,女性主義。(Monika Kozub@Unsplash)

3. 

這些問題放在我身上,是一個成長課題,但是放在很多女孩身上,就是一輩子的陰影。或者變成某種強迫症。

這裡我還要特別說,如果你瘦身成功,你不要來說教別人,不要對別人說「瘦下來很容易啊,只要你xxx就可以」。

這其實是某種健康優越感。就像你不能因為自己somehow憂鬱症緩解了,就去勸別人去使用你的方法,你會忘記自己的康復是身心治療加上社會支持系統的結果,甚至是你的身體本身就不同,痛苦是不能等同的,即使你以為你們經歷了類似的事情,這是「精神健康優越感」,背後的心態是:你覺得你克服了,他也必須克服才行,再背後是,你不相信他複雜的痛苦和處境了,你覺得他的痛苦是他自己不努力,卻不知道他沒有你那麼幸運。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合適的契機,去面對和反思到底什麼是自然的,什麼是被灌輸的想法;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去做更多的改變;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朋友,在你各種情況的時候仍然非常堅定的告訴你:白白,我覺得你現在很性感。

我見過很多減肥之後厭食的女孩,或者瘋狂健身到沒有別的業餘生活的女孩,也有人因為自己的外型不合適而放棄了本來熱愛的事業,無論是演戲還是別的。

身材還常會被視為判斷一個人是否勤奮,是否有自控能力的標準。這個事情其實就更扯了。

因為肥胖其實是也同時是一個階層問題,我們假設一個普通上班的白領,同樣叫外賣,以不餓肚子為標準,是吃沙拉貴還是吃快餐貴?

階層更高的人,更有可能選擇更健康的飲食方式,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平衡壓力,他能得到的所謂改善的資源也更多。充足的睡眠和休息、充分的營養和有效的運動方式,這些和維持身材穩定最相關的因素,都需要經濟基礎。肥胖其實也是一個貧困議題。

減肥遠遠不是自控力的問題。減肥是一個全職工作,它需要耗費時間、精力、金錢、情緒,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所以當你苛責你的朋友不自律的時候,你不只是在關心她,你是在否認她全部的生活,而且你看不到她的困難。而且你一句話就說完了,她卻要在一個沒有支持性的環境裡繼續面對這些負面的想法。

所謂健康飲食方式潛藏著貧困議題(Diana Polekhina@Unsplash)
所謂健康飲食方式潛藏著貧困議題(Diana Polekhina@Unsplash)

4.

沒有被歧視過的人,永遠也無法理解被歧視的人面對的那種壓力水平。

打個比方,你進入一間新公司,老板就是看你不順眼,沒有任何理由。你沒有做錯什麽,但是他就是看你不順眼。現在你坐在辦公室里,你的老板路過你的時候,發出來不屑的冷笑。把這種日子循環365天,你才得到了一些被歧視的感覺。

所以別以為你能理解女性的生活。你不能。

我想對現在還處在進食障礙和反覆減肥、反覆復胖的人們說一下,別讓輿論中那種不健康的完美主義影響自己,一個健康的身體是需要你終生照料的,飲食不要缺營養,運動也要循序漸進。也不要因為自己現在的處境懲罰自己。

同時,也不要被主流那種「你很美!你應該覺得你很美!」的強迫驕傲感給裹挾了。

我看過一些節目裡要求對身材不自信的女孩們嘗試穿性感的衣服,在她們明確抗拒的情況下,仍然將這種常識視為一種必要的進步。

你若不在主流審美裡,這當然是別人的問題,但這也確實傷害了你,部分的塑造了你的反應和感受,只有你自己有你身體的敘事權,實際的傷害和痛苦,不需要磨滅,沒人有權利勸別人「想開一點」。

創作歌手白魚(作者提供/BIOS monthly 郝御翔攝影)
創作歌手白魚(作者提供/BIOS monthly 郝御翔攝影)

5.

我曾經相信,要對自己的身體感覺到驕傲,但是現在更明白,疼痛,羞恥,創傷和自信自足並不衝突。我仍然會在乎自己的照片看上去胖不胖,但我知道:

我的身體,是我的傷痕,也是我的盔甲,是我的負擔,也是我的驕傲。

我對任何人心裡想要的漂亮,沒有滿足的義務。我也沒義務跟任何人解釋我身體的歷史。

但是啊,我肯定比這些訓誡者,愛自己太多了,因為我不會把自己的焦慮投射給別人。

現在,沒有人可以定義我美不美了。我希望每個被說胖的女孩,都能讓別人直接 Shut the fuck up。(完)

(這是《世界走走》的第106篇原創報導)


世界走走有妳沒讀過的重要故事。我們以性別視角關注全球議題,補充傳統權力視角所忽略的,有關困境、突破、連結、改變的故事。
 
請付費訂閱,成為走走的夥伴,與全球各地的女性一起走走。

訂閱走走電子報,我們會送上:

  • 【會員獨享】走走原創:別人還沒有寫出來的好故事
  • 每天一則晚報:為妳精選的每日新聞摘要
  • 每週一則週報:不可錯過的全球好文 Expresso
  • 每週一則手帳:嚴選推薦線上活動指南

1元台幣支持走走

我們知道你想了解更多

Dec 3, 2021

第58屆金馬獎星光大道,頒獎嘉賓白靈。(美聯社)
孫小椒專欄:這個世界與白靈和解了嗎?

白靈沒有改變,而她作為一面鏡子,映照出來的是華人世界態度的改變。 在2021年金馬獎頒獎盛會的觥籌交錯之間,...

Dec 3, 2021

Nov 5, 2021

截自手民出版社
身體、記憶與愛的人生觀賞集:文潔華的女身書寫

「沒有一個概念和情感是離得開身體的,也沒有一個身體可以離開社會的建構和性別。」 48歲的時候,文潔華患上癌症,...

Nov 5, 2021